诗歌动态
湖南诗事
    中国诗事
      湖南诗事


      连云巷诗歌学会“我在沙子里寻找流水”
      第6期熬吧诗歌沙龙实况

              4月9日下午,连云巷诗歌学会第6场熬吧诗歌沙龙举行。本次诗歌沙龙主题为“我在沙子里寻找流水”,是湖南诗人吴昕孺的诗歌专场。吴昕孺先生是湖南诗歌界的优秀代表。沙龙活动中散发了诗人专题册子,进行了诗歌朗诵,诗人谈了自己创作的经历与体会,省诗歌学会副会长远人、副秘书长梦天岚,对吴昕孺的诗歌作品进行了现场专评。
              本期沙龙由诗人刘羊主持,省诗歌学会会长梁尔源作开场发言,《湖南诗歌》主编邓如如代表诗人欧阳白在现场对吴昕孺的作品进行了解读、评述。前来参加沙龙活动的还有刘起伦、罗鹿鸣、筐瓢、师飞、黄峥荣等本土诗人,湘潭王家富、常德小秦等外地诗人也专程前来参加活动。本次沙龙还有两位远道而来的特约嘉宾,韩国东亚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新诗研究专家金龙云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诗歌文献专家刘福春。沙龙活动过程中,听众提问踊跃,诗人答问诚恳。活动最后,来自韩国的金龙云教授还现场即兴唱了一首韩文歌,刘福春先生也深受感染,上台发言,对湖南诗歌与沙龙寄语鼓励,对出场诗人吴昕孺的创作给予肯定。最后,吴昕孺作了小结,表达谢忱。整场活动气氛热烈,精彩动人。



      诗歌沙龙现场


      诗人邓如如现场发言


      湖南师范大学学生  王亚男 在朗诵


      湖南师范大学学生  王雅静 在朗诵


      湖南师范大学学生  张翰墨 在朗诵


      诗人梦天岚 在现场点评


      诗人远人在现场点评


      省诗歌学会会长 梁尔源先生


      省诗歌学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罗鹿鸣先生


      诗人吴昕孺在现场谈创作心得与体会


      诗人、本期主持刘羊先生


      来自韩国的金龙云教授在现场献歌


      刘福春先生在发言


      吴昕孺诗歌作品欣赏

      我在沙子里寻找流水

      我在沙子里寻找流水,但丢掉了
      自己的脚印。我在人群中
      寻找着你,却丢掉了自己的面容
      兄弟,你在乡愁中穿戴整齐

      你挥舞月色的手帕,最后
      蒙住伤心的眼睛。贫瘠而起伏的
      山冈,仿佛正在减弱甚至消失的
      欲望。我看见你变形的箬笠

      像正在唱歌的天使的嘴唇
      我听说,你凋谢的爱情
      像一栋早已无人居住的建筑
      无数道路,都通往异乡

      通往被折断的玫瑰
      通往宇宙的塑料凉鞋
      通往沙子的暗处和流水的表面

      喜剧

      若干年后,我们会坐在
      一个舞台下面
      台上有两个人在演一出喜剧
      听台下的喝彩声,他们一定是
      最受欢迎的演员
      演得多好啊!你赞叹道
      感动得流下泪来,问我为何
      无动于衷。一边接过
      我手里的纸巾
      我说,他们扮演的就是我们
      他们在演我们的故事
      下一节必是你强行剪掉我
      多余的头发,不小心弄破我的耳垂
      情节果真如此。你破涕为笑
      我继续说,我们和他们
      唯一的不同在于:我们无须取悦观众
      而他们,没有喝彩
      就没有名声,没有名声就没有生平
      因此,我们可以享受
      足够的快乐、忧伤甚至绝望
      而他们,只能通过制造
      这些产品,哄那些麻木的人开怀
      你说,回去吧
      可我们回不去了
      那个舞台,已经成为我们的中心

      我们
       
      在你手上,发现我手指的长度
      在你肩上,发现我头的形状
      在你眼里,发现我瞳仁的颜色
      在你发丛中,发现去年春天的玫瑰
       
      我使劲爬上那座叫爱情的山岭
      所有花都已开放
      所有树都已舒展
      我无法挤进玫瑰的队列和鸟语的家园
       
      是你让我停驻,留连
      像汁液一般流遍你的体内
      春天不期然多了一棵小树
      众芳争妍,它的笑容是那么不打眼
       
      但我们已然完成——我们
      从根到叶,不止是穿上新衣
      不止是长出新枝
      而是彻彻底底,完全改变了这个世界

      闲愁
       
      朱栏写成绝句,向白石的韵脚
      押去。绿色满树,由清溪快递着
      不知要寄往何处
       
      春梦茂盛,泡几枚潦草人迹
      如酒中之蛇,游走于
      剧毒与沉醉的缝隙
       
      愁一闲下来就比花更美,比水更湿
      比云更散漫。以愁为秤
      故乡只有二两,却是最沉重的事物
       
      路过嘉兴致范笑我
       
      乘一则秀州书局简讯到达嘉兴
      南湖在烟雨中迷离
      而烟雨楼早已被设置成
      静音。我依然
      看到你的镜框里,书架林立
       
      去西塘,去乌镇,去海宁
      我三过嘉兴而不入,怕高楼
      强行在我的硬盘里纠错——
      我心中这座城池,为何固执地
      长成你的模样?
       
      很多人从船上下来,走向阳关大道
      独你拘于一隅,透过烟圈
      和细密的文字,打量着帝国的玉体
      你那么爱她。你的苦涩
      深藏万千寂寞,酿成的蜜

      四十八匹白马
       
      城门开启,四十八匹
      入城的白马,变成一个王子
       
      王子在四十八个隘口走失
      又出现在四十八个拐角
       
      最后一个拐角穿着雨衣
      原野上响起雨水稀疏的枪声
       
      夕阳的绸缎,染红残损的城堞
      四十八匹白马在跳着长绳
       
      它们奋蹄扬鬃,以为到了远方
      不料远方始终像个懒惰的邮差
       
      他将所有信件扔进水里,然后
      想象每一封信都到达了目的地
       
      那每封信都像四十八匹白马
      像一个临流自照的虚幻王子——
       
      借着水面清瘦而凛冽的反光
      循一根枯黄草茎,找到自己的王国
       
      四十八匹白马涌到了城门口
      兵荒马乱中,春天的水袖飘飘
       
      百花在风中鸣锣示警。我跪下
      我将永远以这样的姿势表示屈服
       
      生命的过客,万物的罪臣
      虚空中主宰一切的神!我将以你为旗
       
      再次出征
       
      杯盖与杯子
       
      我打烂过一只杯子,留下了
      它的杯盖
       
      当我换上一只
      不带盖的新杯子
       
      便将原来那个盖子
      盖在它的杯口
       
      我发现,它们是那么
      吻合,仿佛本身就是一对
       
      虽然看上去,杯盖
      是不锈钢,杯身是陶瓷的
       
      谁说它们没有内在的默契
      与渴望——
       
      越过那些物质的界限?
       

       
      从柔曼的云到坚硬的冰
      这一段流水的距离
      不断地,将海稀释
       
      然而,海从不淡化自己
      它比石头和钢铁
      更能保住自身
       
      蓝色笼子打开栅门
      欲将其纳入
      它以一滴水的博大,吞并长空
       
      公园一景
       
      有人喧哗
      鸟声掉了一只高跟鞋
      有人沉默
      古树敞开自己的皮夹克
       
      烈士塔落水了
      却没人呼救,塔里全是烈士
      孩子们在演讲
      嘴里发出同一个词,被鸟啄食
       
      全世界的鸟都在公园里
      全世界的孩子都在同一个词里
      全世界的烈士都在水里
       
      显出像人工湖那般奇怪的倒影
       
      母亲的声音
       
      母亲的声音从来没有变过,像
      停在天上的白云。这个滚烫的
      夜晚,城里布满黑色的便衣
      他们都逃不过母亲昏花的眼睛
       
      在白发的掩护下,母亲的慈爱
      仿佛一根根穿过针孔的线
      密密缝补好我身上的破损
      别人看不出这里是一个补丁
       
      很多人好奇地喜欢这种式样
      并纷纷效仿,好比一盏路灯学习
      另一盏路灯。母爱竟然以这种方式
      在大街小巷流行。母亲
       
      有时忍不住忧伤,在城里的阳台上
      她看到汽车像白菜一样消失
      她不知道,它们去了何方
       
      父亲
       
      父亲,在你生前,我从未赠你以诗
      甚至一直到死
      你都不知道我是一名诗人
      不知道你最初教我认的那个字
      如今已长成一片汉语的森林。父亲
       
      我好想在这森林里
      为你安排一座坟茔
      你不要害怕孤单,月光是这里的常客
      它那寡妇般苍白而美丽的脸上
      挂着献给早晨的露珠。父亲
       
      离开母亲的日子里
      我只好让月亮来陪你
      我会好好照顾母亲。她的满头银发
      像小草的须根扎进深邃的墓地。她拍着
      你的肩膀:请醒一醒。呵,父亲
       
      这一次你把坏脾气全改了
      不再呵斥,不再责骂,不再暴跳如雷
      但也不再醒来
      像一个睡在月光里玩累了的孩子




      连云巷诗歌学会
      团结  开放  包容  多元

              连云巷诗歌学会于2015年8月2日在长沙正式成立,并创办大型诗歌刊物《诗歌世界》。本会为全省性的诗歌组织,是自愿结合的群众团体,主要面向本会会员以及全省诗人服务,立足湖南,放眼世界。

              地址:连云巷长沙市天心区湘府中路369号
              星城荣域综合楼2栋617室   (410004)
              投稿邮箱:hnsgxh@126.com     
              电话:0731-89791219  /  0731-89791319
              本会常年法律顾问单位:长沙星邦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