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诗人物
古代名家
    现代名家
      当代名家
        当代名家


                                          李不嫁诗10首

        李不嫁,男性公民,六零后湘人,《诗歌周刊》2016年度诗人,因其诗作的特立独行而被称为湖南的老诗骨。

         

        半坡遗址

        这不是七十年代的乡村中国吗
        我童年亲历的场景
        也不过是一幢幢茅草屋
        纺纱织布的妇女,也不过是
        穷苦人的妻子,斫木盖房的男人
        也不过是刀耕火种的邻居
        木杵和石磨盘也不过是
        我使尽力气也推不动的农具
        刀、斧、锛、凿和箭头,也不过是
        我祖父磨了一遍又一遍的利器
        他死后,也不过是按奴隶的惯例埋葬
        ——俯身向下,伏罪似地以嘴啃泥
        我出生,也不过是哭声嘹亮,以吓退嗜血的野兽

                             2017-9-12


        在我病重之际

        “主啊,我把他交付给你!”
        母亲祷告完,迟疑一下
        还是去了镇上最好的裁缝铺
        给我定一套合身的寿衣
        主应怜他的羔羊:小教堂的墙头
        覆满青草,她的眼泪已经流干
        主也应怜我的父亲
        微薄的养老金填不满医院的狮口
        这个老布尔什维克
        悄悄去后山,给我买下一方小小的墓地
        那里,春日迟迟,蕙风和畅,繁花经久不谢

        ……那里,价格已经翻了数番
        我活到现在,从死神手上,狠狠地赚回一笔

                        2017-9-17


        柿子红了

        一年好景君须记:柿子红了
        秋色照亮了半亩山塘
        树叶间漏下的阳光
        把你斑驳成一只年轻花豹
        当你灵巧地爬上树去
        更像是向白云挥舞竹竿
        那些熟透的,没来得及接住的
        像鸡蛋摔得稀烂
        那些够不着的,在极高处耀眼的
        就算把青空戳几个窟窿也白费力气
        我们还是把青涩的带回家吧
        捂些时日,会变软,变红,有你的好果子吃
                                  2017-9-19


        迷路


        最是安然的地方
        偏偏有人失踪。在秦岭山脊
        地势平坦,宽阔处可供直升机起降
        路在巨石间蜿蜒曲折
        我的朋友曾湘军
        一个资深驴友,因在路边系鞋带
        而被突起的大雾吞噬。队友们返回
        在乱石的迷宫中
        三天后才将他找到:奄奄一息,形容枯槁

        为避免昏厥,他搬起石头
        砸完了左脚砸右脚
        为避免精神错乱,他把手臂咬出血来
        那些牙印,交错如豺狼;那股狠劲,超出了豺狼

         2017-9-22


        去年在三亚潜水

        在深海,当水温降至零度
        压强也同时增大到
        足以把强大的碾成齑粉
        但一些弱小的鱼
        却进化到全身透明
        像自带照明系统
        在黑暗中游弋,骨骼密度如钻石,我只有羞愧!
        ——
        想起去年在三亚潜水
        穿过蔚蓝,到达阳光消失的水层
        却无法再往下窥视一厘米:
        黑暗像钢板,屏蔽人类的起源
        而大海像守门员,无论我怎样冒进,都被一脚踹回

                             2017-9-25



        暴雨将歇

        我们在高速公路上疾驰
        暴雨将歇,车窗内鼾声均匀
        令人恐惧的是
        司机也昏昏欲睡,此前他全神贯注
        把车开成一匹野马
        挣脱雨水织就的天罗地网
        此时全身松弛,手脚已不听使唤
        当我将他猛然唤醒
        这个差点酿下大祸的男人,茫然四顾:我们这是要去哪?

         
        那一刻,我原谅了
        所有掌管他人身家性命的人
        大地如洗,前程光彩,我们跑得太快
        常常忘记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此行的目的地,也常因一念之差,将自己送往地狱或天堂

                                 2017-9-27



        秋天的洋沙湖

         

        候鸟集合,在洋沙湖湿地
        这洞庭湖的一隅
        借助度假村不眠的灯火
        我得以仰望一年一度
        迁徙前的忙碌:三三两两的白鹭
        从东洞庭的田野、集市与村落
        朝度假村的方向飞来
        籍了这大片的光亮,它们得以盘旋着
        整理好队形,不落下每一个同伴
        洁白的人字写得足够宽广时
        便掉头南下,给下一波旅行者,腾出天空
        我忘了自己是匆匆过客
        天地间并非形单影只。一个女人尖叫
        当她看到我,披着洁白的床单,飞过屋顶

                              2017-9-30



        秋日陪周瑟瑟还乡

        故居前,那两棵樟树
        朝村口的方向张开大伞
        但那条土路上,不再有人来
        隔着田垄远远地喊——
        周老师,吃过饭了么
        老先生和老太太
        现在
        端端正正地挂在墙上
        望着阳光踱上台阶,又移下台阶
        整座院子空了,烟火寂灭,秋日漫长,鸟鸣后山

        我们谈笑着离开,他借口锁门
        一个人返回
        香樟树下传来强忍住的呜咽,继而嚎啕,像丧家犬

                                  2017-10-2



        雲天阁

        ——致黑茶之乡安化诸友

         
        我来到李定新的家乡
        群山逶迤,柘溪水库清波荡漾
        正如他的名字,气定神闲,清新如画
        他的朋友也都是这样的人
        产茶的地方必出吸地气的异类
        比如李云,这位雲天阁黑茶的主人
        清瘦如我,拄一支木拐杖
        支撑采茶时摔断的右腿,一瘸一拐
        反而添几分仙气。他把礼帽摘下
        肤发黝黑如茶马古道的马夫
        我们品他的茶,回味茶桑味的沧桑人间
        安化县的安,是多么安宁的安啊;安化县的化,该是化外之境的化!

                                         2017-10-4



        中秋夜仿唐寅诗

         
        我也不登天子船
        我的院落澄明,在新化县
        兄弟们扔下斧头,摘桂花,喝酒
        愿相爱的人天明早起
        攀上紫鹊界,去梯田收割金黄的水稻

         
        我也不去长安市上眠
        要寻访深山瀑布群,在隆回县
        和新化只隔一座大熊山
        我们疾速下降,耳鸣,继而耳聋
        像压路机嘎嘎而来的浓雾,夹杂着水流
        在深壑里犹如奔马,犹如雷霆万钧,但谁也没听清

                                2017-10-8

         

        《湘诗人物》主编:徐正华副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