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诗品牌
诗歌世界
湖南年度诗选
    熬吧诗歌沙龙
      诗电影
        听诗
          桃花源诗季
            湖南诗人
              诗屋
                诗品
                  明天
                    中国风
                      桃源诗刊
                        湖南年度诗选

                        拾柴,本名徐燕,湖南华容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潮》《绿风》《诗林》《山花》《文学界》《文学港》《现代诗手贴》(日本)《联合文学》(台湾)《世界文学》(韩国)等刊物,作品入选《2006年中国诗歌精选》《2007年中国诗歌精选》《2009年世界诗歌年鉴》《2010中国年度诗歌》《2011年中国诗歌精选》《2011年度散文诗》等年度诗歌选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文联。

                        残雪

                        拾柴

                        欢乐谷
                            ——和另一个自己交谈
                        一个典型的折中主义者。
                        他会响应一个即兴邀请搭上顺风车做完手头的事情来探访我,
                        并固执地重申初衷:我是唯一不变的主体!别名:醉翁。
                        弦外之音:见我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我的信条:见一个人就会心无旁骛单纯见他。简称:素朴。
                        我们经常这样重逢,却难以相见欢。
                        他又一次兴冲冲过来看我,我却给了一个冷脸。
                        我质疑他的山水之间。他狠狠回击我的古典美学。
                        无一例外地以铿锵的京剧脸谱谢幕。
                        我们的龃龉是另一种唇亡齿寒:
                        双唇触到了欢乐的气息,却用牙齿咬断了它长驱直入的舌头。
                        像是临别赠言,我们依然死死守住了欢乐乍现的那一刻:
                        唇齿不再,感官通透。
                        那是秋的爽朗之气令我们的身体四仰八叉躺在理想国的大地上。

                        刊发2015年《诗刊》第7期下半月刊

                        隐居年月
                        “无声地起伏,才可以保全自己”
                        褪下白手套的医生
                        郑重地为我写下医嘱
                        拉开闪亮唱腔的你
                        却让我体验丢魂落魄的时刻
                        屋子里萦绕的G大调
                        胀满我疼痛的心房
                        那飘出窗外的枝桠
                        是挣脱灵魂的脐带
                        夜里惊起一颗颗窥望的头颅
                        可以剪下吗
                        可以埋在泥土里吗
                        像蛇那样年年无声地盘踞在
                        冬日的宁静里
                        只为了等待冰雪消融的那一刻
                        独向同类的我昭示它群山妖娆炫目的舞动

                        刊发2015年《诗刊》第7期下半月刊


                        残雪
                        天暗下来的时刻
                        有人闪身进入小院
                        雪。摩擦的声音
                        犹在耳际,穿越渴睡的心脏
                        只不过
                        失陷的天空
                        又一次被人耳提面命
                        夜的恍惚
                        女人的凝神
                        却并不停止的脚步
                        少年通红手中
                        把玩的那团雪
                        正专注于自己某一刻的成长
                        积聚寒冷的力量
                        拽着越缩越紧的心脏
                        尚不能惊异未来
                        滂沱一般的痛哭、消失……

                        刊发2015年《中国诗歌》第1期。


                        汤凌,湖南常宁人,现居长沙。连云巷诗歌学会理事,直园印社理事,连云巷直书协会员。1992年开始发表诗歌,曾在《诗选刊》《湖南文学》等各种报刊杂志、民刊、诗歌年选发表诗歌、散文两百余首(篇)。2013年获首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已结集个人诗集《汤凌短诗选》《小调集》《梦痕录》三部。


                        随夜晚慢慢深入的未来

                        汤凌

                        小调·六月

                        六月站在门外
                        点缀几个雀斑的明快的额头
                        粗壮的眉毛,黑白分明的眼睛
                        他的手在空中迟疑
                        汗水沁湿了白色衬衫
                        像初次相亲的男孩,不知所措

                        曾经爱过的,现在爱着的
                        值得重拾心境
                        把它们排列在明晃晃的阳台上
                        细细捡点。喝酒,抽烟
                        开一个中西合璧的音乐会
                        或者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任六月在之间流动

                        六月坐在沙发上
                        眼睛明亮地看着阳光闪耀的窗外
                        一团浓荫的樟树
                        一汪碧油油的池塘
                        无数在社区道路上奔跑的小朋友
                        金色的宁静安抚着他的紧张

                        他的手缓缓抬起。收回。
                        像是要抓住那稍纵即逝的穿堂风

                        小调·七月

                        整整一天,我在丝绸般的
                        时光里度过。这座城市
                        在炎热的柏油街道上显示出
                        她从未有过的安祥

                        弧形的观景木桥静卧在椭圆池塘
                        我掰下小面包,看金鱼争食
                        如同一场华丽的表演
                        七月在它们背上闪烁金黄的光
                        两只小喜鹊在栏干跳跃
                        唱着波光粼粼的歌

                        “紫色的花开了。紫色的葡萄熟了。”
                        白衣蓝裙的女儿,坐在木桥上
                        翻看她的彩色幼儿书本,一字
                        一句,读出她的信仰
                        “草丛里,蜗牛的房子变绿了”

                        儿子在怀里睡着了
                        我抚摸他细腻的背部
                        我抚摸七月熟睡的手臂,如同抚摸
                        一个纯粹的暗示
                        忘却了之前种种困苦的记忆


                        小调·随夜晚慢慢深入的未来

                        不能确定,这安宁是否属于我们
                        池塘蛙声,石头上蟋蟀的鸣叫
                        夜色里安静耸立的建筑,和
                        雨后清凉的风

                        更多缠着我们的,是
                        随夜晚慢慢深入的未来
                        像熟识水性的人,被河底水草缠绕

                        无数时代过去了
                        一个时代正在老去
                        我了解他们大同小异的遗言

                        而我们,这个时代的继承人
                        过着与他们并无二致的日子:
                        怯懦,深惧生活的无常
                        怀抱一腔与生俱来的爱国之心

                        也不断寻根,通过族谱与文字
                        寻求昔日和现今的荣耀,可
                        拥有荣耀和尊严的事物
                        人们只关心它的价格和未来升值空间

                        我们以“针挑土”的精神
                        种下爱与福田
                        却屡屡被“水淘沙”的恨与祸水冲走
                        只能弯腰继续劳作,依旧是
                        在盐碱地和水旱地里讨收成的农民

                        在敌我死活中争斗
                        在达济穷善中进退
                        在“物与我皆无尽藏”中安身
                        有人写下忏悔的文字
                        却无人来清洗他们的罪恶

                        以上三首诗歌发表于《湖南文学》2015年第5期。


                        封志良,男,1982年3月生,现居湖南常宁。著有诗集《在深水中站起》。连云巷作协会员、常宁市作协副主席。现任常宁市委机关报《常宁报》副总编。


                        旧日书信

                        封志良

                        在河边,遇见一块熟悉的石头

                        水流缓慢。风将细碎的波浪送往对岸
                        伴随季节的步伐,那块熟悉的石头
                        似乎比以前更胖实了些。但依然沉默
                        我发现,石头的眼睛闪现明净的渴盼

                        它已经在那儿很久了。童年的时候
                        我多少次来过这里,午后或者黄昏
                        凝望飘逝的云朵和船帆。我能听见一种
                        窸窣的声音,这是不是石头的心在跳动

                        整个河岸被时光整理得井井有条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某种野花的香味
                        我喜欢在这样的季节遇见熟悉的事物
                        安静的心灵就会涌起对阔远的热爱

                        在河流岸边遇见的这块熟悉的石头
                        永恒地随着光阴在流动。面对渐渐
                        落下的斜阳,我知道,它的身体中
                        早已住进了属于自己的神灵或闪电

                        载《东莞文艺》2015年12期

                        山顶一夜

                        这时候,清风悄然潜入黑夜
                        叶子的轻响掩盖不了青草的呼吸
                        土尘和废气早已荡然无存,只有
                        星星低垂,传递着生命沉静的消息

                        这时候,那么多的树还未睡去
                        清香包裹着裸露的山石
                        沿着大地的脉络,山溪淡然地走向沉醉
                        不知道将选择在哪一个时刻独自醒来

                        远处的灯盏渐趋于无,在山顶
                        是不是一个人的记忆也会变得空白
                        合上迷离的双眼,那些失去和得到
                        那些疏远和靠近,无法进入我的梦境

                        载《东莞文艺》2015年12期

                        旧日书信

                        春天来临,河流穿上大地的衣裳
                        青草开始快意地在原野上奔跑
                        蓝蓝的天上白云在悠悠地飘

                        春天来临,一树树浅白的梨花
                        闪耀着银子的光,远处浣纱的女子
                        身体里是否充盈一池温润的泉水

                        春天来临,我独行于晨曦的郊外
                        展开旧日的书信,字字如鸟儿啁啾
                        夹杂甜蜜而忧伤的气息,不染纤尘

                        载《东莞文艺》2015年12期





                        连云巷诗歌学会
                        团结  开放  包容  多元


                           连云巷诗歌学会于2015年8月2日在长沙正式成立,并创办大型诗歌刊物《诗歌世界》。本会为全省性的诗歌组织,是自愿结合的群众团体,主要面向本会会员以及全省诗人服务,立足湖南,放眼世界。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湘府中路369号星城荣域综合楼二栋617室   (410004)
                          投稿邮箱:hnsgxh@126.com      电话:0731-89791219 / 0731-89791319